当前位置:光合作用文化传播资讯自 钓
自 钓
2022-09-30

作者:贾平凹 来源:《意林》

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其实你已经成了俘虏。欢乐如烛芯跳跃,蜡泪流尽,夜归复了更深沉的黑暗。一件古董,是秦代的或是唐朝的,辗转了无数人到我们手里,想想,我们几十年后就死了,古董又会落入谁家呢?与其向来客显示得意,我们收藏了这件古董,不如确切地说:古董更是在收藏我们。昨晚我又做了一个梦,渭河的水风波不兴,有人坐在一块石头上钓鱼。钓者是背着我的,我无法看清他的眉眼,但他差不多已经是坐了很久的时辰了,人没有动,钓竿也没有动,我立即知道他是姜太公。鬼晓得我怎么就认作他是姜太公呢?这么一想,梦却醒来了。梦里是不能思想的,一思想梦就醒的,这如人在算计着什么的时候,上帝肯定在发笑。早晨的阳光一派灿烂,把窗上整面的玻璃都染上了红色,我开始在纸上涂抹梦境,但我画出来的并不是姜太公,因为鱼钩一笔画下来竟落在了钓者的衣领上,同时我的脖子像蚊子叮了一下发痛。

这是很奇怪的事。

但是,我说了一句:这就好。

声音传到墙上,墙上正有一只白色的旱蜗牛爬动,爬动后的液痕閃闪发亮,我听见了蜗牛的叹息:是的,人在钓鱼的时候都是在钓着自己。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